南昌近视眼手术治疗费用,

原标题:专访贾樟柯:牛逼的年轻人不需要听别人的建议

10月19日,贾樟柯导演的新电影《时间去哪儿》上映。背着司马偷偷去面基了贾导,聊了聊电影,聊了聊中年危机,还有大家最关心的“改变”。

有人说当年的那个文艺片大神,跌下神坛,掉落了凡间,染了一身铜臭味,但你看完视频就会发现,这么多年,贾樟柯一直都没有改变。

这个时代快速的奔跑着,总有一些人被现实重重撞倒。贾樟柯只不过一头扎进泥土,录下了他们沉默中的一声叹息。

10月的国产电影票房冠军,无疑是《羞羞的铁拳》。票房突破20亿,创造了国产2D电影票房纪录。

但司马菠萝今天要聊的,却是10月19日悄悄上映的《时间去哪儿》。为了这部新电影,47岁的导演贾樟柯每天都在路上奔波,路演、站台、宣传,折腾得够呛。

影迷却不买帐,甚至专门打电话到酒店来质问:“贾导你变了,一点也不文艺了。你不再是原来的贾樟柯了,我对你太失望了。”

他只回了一句:“对不起,我让你失望了。”

正在跳霹雳舞的贾导

司马菠萝在影片上映前,

有幸采访了这位在国际上让中国电影直起腰来的导演。

要知道高产的贾导拍了十几年,

今年这部《时间去哪儿》,

才是他第四部能够被允许在国内公映的电影。

一直在期待的观众这一次却惊呆了:拍出《小武》、《三峡好人》的“禁片”导演,竟然亲自跑路演,变得这么商业了?

他冲我无奈地笑了笑,随后一脸认真地表示:不管别人给我贴了多少标签,电影工作者,这是我对自己唯一的身份认定。

要知道“贾樟柯”,这三个字,就是中国电影在江湖闯荡的一把利刃。剑一出鞘,举座皆惊。震惊的惊,惊艳的惊。

他是中国第六代导演

史上十佳亚洲导演

戛纳电影节终身成就“金马车奖”

获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军官级荣誉

全球百名思想家

......

收获了国际上颇多荣誉和赞美,他却说自己很痛苦:我拍的是很当下,很现代的中国故事,但我却很少有机会和中国人一同分享、讨论。

熟悉电影的光友,一定听过一则故事:

1991年,山西太原,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,在街上溜达时,无意间看到陈凯歌的处女座——《黄土地》的海报。

他进门找了个位置坐下,打算随意消磨一下时间,但从第10分钟开始,他的眼泪哗地流下来,直到影片结束。

出了影院那个门,他就立志要当一名导演。后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,这个被一部电影改变了一生的青年,就是贾樟柯。

那一年,他高考数学只考了16分, 无奈的父亲只能把他送去复读,学习美术。

等听到他要去考电影学院的消息,父亲第二天直接从老家赶到了太原。最后撂下一句:你疯了吧,你懂电影是什么吗?

贾樟柯当然......不懂。

倔脾气的他找遍了太原的书店,只找到了一本书,其中只有一个章节谈到了电影。于是他揣着这本书,就去北京考试了。

等考试当天打开卷子,立马傻眼了。“分镜头、蒙太奇......”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考完后,他立马跑去最近的书店,买了一行李箱关于电影的书。“今年肯定没戏, 明年再来吧。”

“我当时是打算考到27,28岁。”庆幸的是,热爱电影的贾樟柯考了三年,就考上了。23岁的他,成为93届文学系年纪最大的一名学生。

1995年,他拍了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个短视频《小山回家》。那天,电影学院的男生宿舍,618,贾樟柯请来上下级的同学,挤满了宿舍,连楼道里都站满了人。

“但是从第一分钟到第50分钟,就是人越来越少的过程,最后只剩下我,副导演和摄影师。”

没有观众,是一个导演最大的耻辱。副导演把录像放到贾樟柯的抽屉里:“从今往后,你再也不要拉开这个抽屉,你再也不要给人家看这个片子。”

贾樟柯的倔脾气再一次上来了,“我们换个地方播吧。”

在北大播出的那天,三人难得奢侈了一把,打了辆黄面的去,紧张的副导演还把人家的计价器掰断了。

电影正式开始播放的时候,贾樟柯没有坐在位置上。

就像短片里,用了7分钟,全片十分之一的时间拍摄主人公在走路的过程一样,他一直在阶梯教室的最后,放低了声音,踱来踱去。

短片里走路的一个片段

他看到有个别人站起来,离开,心里就会咯噔一下。但渐渐地,他听到有人低声在议论,后来就是大家一片的掌声。

在场自发为这部短片鼓掌的北大同学,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这么“识货”。

因为3年后这个半路出家的毛子小子,会拍出惊艳世界的《小武》。

《小武》是他人生中第一部真正的电影。30万的投资,明明不够,但他还是说:“多少钱我都可以拍,一万也行的。”

因为预算不足,明知道国内影院上映的电影要求用32mm以上胶片,他们只用了16mm胶片。这意味着这部电影,根本没机会在电影院播放。

贾樟柯说:“我没留一分钱当工资,有电影拍就很高兴了。”这个热血少年,每天工作16、17个小时,花了21天拍完了《小武》。

为了真实,《小武》里洗澡的镜头,必须脱光了

拿到国外影展时,所有观影人都惊了。这位个子矮小,不知名的大学生竟然把镜头对准了一个“惯偷”,拍下了他在社会的边缘挣扎着生存,也拍下了他的理想主义和无奈。

“当一个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,不能因为要往前走,就忽视那个被你撞倒的人。”

毫无疑问,那一天过后,贾樟柯红了。这部电影为他拿下了8个大奖。他被外媒称作“亚洲电影闪电般耀眼的希望之光”。

哝,中间那位就是那束希望之光

这部片子被意大利、法国、德国等多个国家买走。最多的一次,贾樟柯的银行卡余额有500多万。

那是1999年,那年北京二环的房价,每平是二千二百元。这个在学校里被认为不懂电影的大龄学生,竟然靠第一部电影就致富了。

贾樟柯也很兴奋,因为......他终于买得起胶卷了。

不过很快,噩耗传来。1999年1月13日,贾樟柯第一次被请去电影局,从这一日起,他被停止了拍摄影视作品的权利,并且没有提到期限。

这个刚刚在国外出了名的新晋导演,被“禁”了。罪状竟然是“私自拍摄《小武》一片并赴国外参赛,严重地干扰了我国正常的对外文化交流。”

贾导和是枝裕和的合影

他写检讨、 交万元罚款,但是很长一段时间,他的电影在国内的影院和录像厅,都是看不到的。于是刚刚崭露头角的希望之光,又埋入了地下。

就在大家以为他会熄灭时,2000年他交出了作品《站台》,花了500万,正好是《小武》赚到的全部的钱。

他依旧把镜头对准了小人物,被批斗过的教师父亲看完电影只说了一句话:“这部电影足以把你打成右派。”

《站台》剧照

在中国过不了审,这部“禁片”却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,他还被多伦多国际电影节评选为新世纪十年全球最佳导演。

戛纳电影节更是将“金马车奖”授予中国导演贾樟柯,他成了是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导演。

内地的某些录像厅开始有老板偷偷摸摸地向客人推销:“有一个‘贾柯樟’的《站台》,你要吗?”

从那以后,贾樟柯得了一个新的外号:贾科长。

2006年,很多人只记得张艺谋的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,2.91亿票房。却不知道那年还有一部《三峡好人》,票房惨淡,却让贾樟柯一举拿下金狮大奖。

法国《电影手册》前主编让-米歇尔·傅东说:“我相信在很多层面上,贾樟柯都是他们这代中国最优秀的导演”。大家都发现,他竟然没有加上“之一”。

也有人说贾樟柯发现了中国的乡镇,就像莫奈发现了伦敦的雾,还有人说他的电影美得像诗,都是一帧一帧地看。

有一天,影迷却发现,明明正处在创作高峰期,两年一部,保质又保量的导演贾樟柯消失了,取代他的是贾商人。

他投资一点也不文艺的煤矿、酒店、白酒,被“禁”过的他,竟然还参加了亚运会开幕式和世博会,被很多人认为是“叛徒”。

很多年没见过他新剧情片的影迷,

竟然在电视上,看到他拍的广告。

还是给某著名约炮软件“洗白”。

他在接受采访时曾很自然的说起,自己一年平均接拍6-7部广告,“我应该是中国最贵的广告导演。”

但没有听完他的后半句,他说拍广告是让自己很开眼界的一件事。

他为广汽拍了组广告并站台

第二天他的前半句话就上了报纸头条,#贾樟柯自称是中国最贵的广告导演#、#为了钱拍约炮广告#、#贾樟柯变了#......

影迷纷纷表示很失望:当年那个取代张艺谋,成为文艺片领军人物的贾樟柯,竟然也一身铜臭味,逃不过时间的改变。

贾樟柯很少出来解释。只是难得有一次,他在微博上写下了八个字“不避俗世,清高于心”。

其实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他是一个生意人,其中有一项投资,就是培养青年导演。

即便这些年轻导演,所拍摄的作品很有可能公映不了,也没有直接的商业回报,他却坚持了一年又一年。

监制的《Hello树先生》,主演王宝强,凭借这部影片提名了最佳男主

有人好奇:“哪来那么的钱支持这些新导演呢?”

“就是我多干活呗,拍广告啊,参加商业活动啊,募集一些钱然后投给年轻导演。有时候我很矛盾,我知道这个东西可能进入不了市场。

但是我特别喜欢这个剧本,我就会觉得,连贾樟柯也遇到这个东西也不投了,谁还会投呢?大家多失望呀?那就还是投吧。”

他很少张扬,但有人问了,他倒也不隐藏。只是外面的世界太嘈杂了,人们根本没有听见他的声音。

而这个被称为最有钱的文艺片导演的贾樟柯,直到去年才换了一部“智能手机”。

他甚至发微博笑着说:换了个新手机,还能拍照呢。

他展示自己的旧手机,嗯,这很贾科长

2015年,贾导带着自己阔别9年的新剧情片《山河故人》,回到了大银幕。、这是他第三部得到公映的电影。

依旧是那一位御用女主角、依旧是同样的班底,依旧那么贾樟柯。

“十年前,我觉得不能因为要往前走,就忽视那些被时代撞倒的人们。十年后,我觉得即使赶路,也不能忽视我们的情感。我拍了《山河故人》。

里面有一段词:‘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,需要我们珍惜’。我希望为中国电影留住人情。”贾樟柯说。

意料之中,《山河故人》排片量很少,很多人都没有机会在影院一睹为快。

很多影迷表示“看不懂”,他们只记住了这部电影在电影节获得了几次提名,女主角的风头盖过了凯特布兰......

至于电影里的人情,没有几个人看得懂,也记不住。

就在前几天,时隔两年后,他带着新电影《时间去哪儿》,再一次杀回了大荧幕。

5个国家导演,同一个命题,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。111分钟之后,所有人都沉默了:原来电影还能这么拍。

司马菠萝印象最深的是赵涛说的一句台词,“只要你愿意,咱们就能把时间拿走的东西再一点点拿回来。”

这么多年,每次贾樟柯的新电影出现,就有人高喊:“你变了”。

贾樟柯不生气,也没有开口解释,拍摄关于我们中国人的电影,却不能在国内影院播放,无论拿下多少大奖成就,懂他的人自然懂,贾樟柯一直觉得这是一种遗憾。

他之所以跑院线、跳霹雳舞、在微博回答问题,仅仅是因为他觉得有两个人看到总比一个人要好,有一万个人看到总比九千个人要好,尽量去做,做到最好。

这才是真正对得起电影,对得起观众。

司马菠萝采访贾导的当天,他刚刚结束一场路演,从另一座城市匆匆赶来,那会儿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,等待他的是一场采访和影迷见面会。

47岁的他连抽了两只烟,依旧挡不住满脸的疲惫。工作人员说贾导感冒了,能不能让他先坐下来喝一口热茶。

但当灯光一打,摄影机一开,他立马拉上了羽绒服的外套,狠狠掐灭了烟头:“还是来吧,不然不安心呢。”

整个采访过程,礼貌而又专业,不摆名导的架子,也带着一点点的疏离。

贾导正在接受有束光的采访

直到谈及下一部电影时,他的眼神突然亮了,陷在沙发上的身体,忽然往前挪了挪;

他说:我很幸运,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一干就是十九年。电影工作者,是我对自己唯一的身份认定。

司马菠萝看着眼前这位一谈到电影,眼睛就发着光的中年男人,突然发现,他哪有改变啊。

他分明还是1991年,坐在破旧电影院里,泪流满面的那个少年。

很赞同豆瓣的一句影评,我们在贾导的电影里,看到了天堑变通途的壮丽山河,也感受了小人物满目疮痍的颠沛流离。

这个时代快速的奔跑着,总有一些人被现实重重撞倒。贾樟柯扎进泥土,看到了他们沉默中的一声叹息。

图片来自@贾樟柯以及豆瓣,

版权归其所有,

非常感谢贾樟柯导演接受有束光的采访!

1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 [责任编辑:马强]
20140606095201931.gif

版权声明:

凡注明来源为"银川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用户名: 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 查看所有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验证码: